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大众彩票 > 联系我们 > 《罚罪》最可怜的人, 副局长一步走错步步错, 偷U盘的是他?
《罚罪》最可怜的人, 副局长一步走错步步错, 偷U盘的是他?

发布日期:2022-09-18 12:25    点击次数:136

《罚罪》里人物众多,哪一个人最可怜?

是不幸牺牲的常非,还是被自家人算计的赵鹏程?

都不是。

笔者认为,《罚罪》中最可怜的人是身居高位的昌武市公安局副局长肖振邦,作为公安局内鬼的他虽然是一个可恨之人,但从另一方面看,他还有五个可怜之处。

可怜一:一腔热血被浇灭

二十八年前的肖振邦还是一名初出茅庐的片警,部队转业回来的他立志做一个好警察,他告诉琼崖五号矿的监理员邓立军:我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办冤假错案,更不会徇私枉法。

琼崖五号矿发生矿难后,邓立军发现矿难是豆腐渣工程引起的,但他上交的报告被时任矿长郑广天扣下。

出于对肖振邦的信任,邓立军将第二份报告交给了他,哪怕肖振邦是郑广天的女婿,邓立军告诉肖振邦:我记得你当初的话,希望你说到做到。

但是,肖振邦没有直接上报,而是带着报告找到了岳父郑广天,在郑广天以他个人和家庭的前途胁迫下,肖振邦妥协了,帮助郑广天隐瞒了真相,甚至亲自开车送郑广天和庆成林去行贿治安办主任赵啸声。

肖振邦的初心没有问题,他想当一名真正的警察,一腔热血却被岳父一记耳光和几句话轻易浇灭,为了个人家庭考虑选择同流合污,如此不坚定的心智,让人扼腕叹息。

可怜二:一步走错步步错

肖振邦在矿难真相面前为了个人和家庭前途屈服于岳父郑广天的淫威,害了邓立军全家,邓立军被郑广天指使曹大龙秘密杀害,又制造了二次矿难假象掩盖罪证。

对于肖振邦来说,他当然希望这件事能够彻底画上句号,他继续兢兢业业做一个好警察,将当年的罪恶隐藏在心底。

但是,肖振邦的老战友、同为刑警的常非发现了琼崖五号矿矿难真相的蛛丝马迹,他沿着线索逐步侦查下去,慢慢开始接触到那些被隐藏二十多年的罪恶。

为了阻止常非,肖振邦利用支队给下属刑警做心理测试的机会,炮制了常非“重度抑郁症有自杀倾向”的心理测试报告,然后命令常非停职。常非遇难后,给他下的结论就是难以服众的“自杀”。

常非去世后,检察官赵鹏程也发现了琼崖五号矿矿难中的问题,通过调查他也搜集到一些足以迫使赵家狗急跳墙的证据。

游艇爆炸案后,负责查案的常征第三次调查琼崖五号矿矿难,他发现了赵鹏程留给他的线索,可惜被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捷足先登偷走装有证据的U盘。

请注意,按照《罚罪》给出的线索,这个偷走U盘的黑衣人很可能就是肖振邦。

首先,常征知道赵鹏程留有证据备份后第一时间就汇报给了肖振邦,作为参与过此案的肖振邦,他不可能不关心如此重要的东西,毕竟这些东西能让肖振邦岳父和他本人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其次,肖振邦离开分局时看到金燕开着赵鹏程的车过来,作为肖晨的父亲,他应该对赵鹏程的车不陌生。

然后,当常征和金燕开着赵鹏程的车沿着导航前往西山陵园时,后面跟踪他们的那辆黑色朗逸正是肖振邦的车。

最后,肖振邦作为常非的战友和上级,又是常征的师父,他当然知道赵鹏程导航到西山陵园意味着什么,所以他可以抢在常征和金燕之前走到常非的骨灰格那里偷走U盘。

U盘失窃导致常征的调查再次陷入僵局,好在他找到了当年杀害邓立军的凶手曹大龙,一旦突破曹大龙的心理防线,被郑广天、赵啸声和肖振邦他们隐藏二十八年的秘密就会公之于众。

为了掩盖犯罪真相,郑广天迫使肖振邦前往讯问室,在他的威逼暗示下,已经准备张嘴的曹大龙再次选择沉默,随后由于赵家灭口杀害曹大龙,这条线索再次中断。

可以说,为了掩盖当年琼崖五号矿矿难的真相,肖振邦不管是出于个人目的还是被郑广天胁迫,他都一而再再而三犯错,用一个接一个的错误去掩盖当年的错误,最后终将铸成大错。

可怜三: 分裂的家庭

肖振邦是昌武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位高权重,儿子是年轻有为的检察官,岳父郑广天虽然已经退休,但退休前也是滨江省的省一级高级干部,连昌武市常务副市长韩亚都要尊称一句:郑老。

正常情况下,像肖振邦这样的家庭一定是非常幸福的,工作也会是非常顺利的,毕竟上有岳父罩着,下有儿子配合,家里的妻子也非常贤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可惜,肖振邦的家庭关系在幸福的表面下却是一团糟。

岳父郑广天将肖振邦视为“走狗”一样的部下,一言不顺抬手就打,哪怕等到郑广天退休,他都没有放过肖振邦,依然像当年一样逼迫他继续犯错。

当肖振邦表现出反抗情绪时,郑广天甚至还要拉肖晨下水,这让肖振邦产生了破罐破摔的想法,为了保住儿子的清白,他宁愿自己继续堕落。

肖振邦的儿子肖晨是一位年轻有为的检察官,也许是他通过师父赵鹏程的死察觉到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常征的关系,他和肖振邦之间的感情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爷俩很难聊到一块儿去。

上一辈的岳父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甚至草菅人命,下一辈的儿子秉公执法刚正不阿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被夹在中间的肖振邦不仅被自己的良心撕扯,也被三代人两个立场之间的对立不断撕扯。

可怜四:出卖兄弟

二十八年前,琼崖五号矿的监理员邓立军和肖振邦关系很好,邓立军相信肖振邦是一位秉公执法的警察,不惜冒着风险将矿难调查报告交给他。

但是,肖振邦出卖了邓立军,他没有上报,而是将报告交给了郑广天,虽然郑广天肯定有问题,但肖振邦不直接报告而是先找郑广天的做法,无疑也证明他的内心抱有侥幸心理,同时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做法:反正是郑广天烧了报告,不是我。

但是,肖振邦实打实出卖了邓立军,直接导致信任他的邓立军遇害。

常非和肖振邦是一个班的战友,常非还是肖振邦的老班长,转业后又在同一个单位当警察,肖振邦虽然升迁较快,担任刑侦支队支队长,但他和担任下属的常非依然关系密切,两人的关系不仅是战友和同事,也像兄弟。

在调查赵家案件过程中,常非的线人连续受害,公安局里弥漫着一股谈赵家色变的气氛,常非的搭档张秋峰也不敢深入调查,面对如此困境,常非坚决调查下去,因为他知道在他背后还有一位靠谱的战友和上级,肖振邦。

常非对肖振邦说:我不信你,我信谁。结果,下令让常非以抑郁症停职的就是他这个信得过的兄弟,肖振邦。

也许是出于对兄弟的愧疚,肖振邦格外爱惜常非的儿子常征,不仅亲自收他为徒,还在工作上处处维护他,看起来绝对是师徒情深。

但是,一旦常征查案查到二十八年前的矿难,肖振邦就坐不住了,即使是常征,他也要坑,出卖了两个兄弟之后,他连徒弟也出卖了。

可怜五:鼓励儿子

郑广天想拉亲外孙子肖晨下水,肖振邦最大的软肋被戳到了,他忍不住恳求岳父,脏活都让他去干,不能再祸害肖晨了。

担心肖晨会受到外界影响,肖振邦特意在家里“宴请”亲儿子肖晨,鼓励他一定要秉公执法,每一步都走对。

如果没有痛彻心扉的体会,肖振邦也不会对儿子说出这番话,说他是幡然醒悟好呢还是不忘初心好呢?

肖振邦很可恨也很可怜,但他和其他黑白分明的人不一样,他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人,他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是好人。可惜,他一步走错步步错,不想当坏人却也当不成好人,这种纠结的心态带给肖振邦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悔恨。

在《罚罪》很多观众眼里,肖振邦是一个坏人,他又何尝不是一个可怜的人。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